王天宇代表建议:简化金融纠纷诉讼程序 免除金融机构预交诉讼费

2020-05-22 08:37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编辑:许素霞
当前,我国经济增速趋缓,企业风险逐渐暴露,金融机构不良贷款高企,企业和金融机构之间的金融合同诉讼纠纷大量增加。


当前,我国经济增速趋缓,企业风险逐渐暴露,金融机构不良贷款高企,企业和金融机构之间的金融合同诉讼纠纷大量增加。

全国人大代表、郑州银行董事长王天宇为此提出了两个建议,一是优化金融合同纠纷诉讼程序,明确保证金质押扣划的规定;二是优化金融机构诉讼费用缴纳、退还。

王天宇认为,由于金融合同诉讼周期长、流程复杂,造成案件大量积压,导致金融机构的债权不能快速有效回收,给予了债务人转移资产和逃废债的机会。在金融机构的合同纠纷中,保证金质押纠纷较多。由于法律对于保证金缺乏统一明确规范,司法机关与金融机构对保证金的认定存在分歧,使司法执行受阻。

他建议,简化金融合同纠纷诉讼程序,完善保证金质押扣划,帮助金融机构快速回收债权,对于维护金融安全,保障金融稳定有重要的意义。

简化金融纠纷诉讼程序

此前无论是民事诉讼法还是最高院的司法文件,对简易程序和案件的繁简分流都有审定。但是,目前没有针对金融借款合同纠纷适用简易程序的规范。

王天宇代表认为,金融借款合同文本比较规范,各方权利义务关系清晰,债权明确,刚好符合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条件。简易程序的审限为三个月,较普通程序六个月的审限缩短了一半的时间,若一审适用简易程序,二审采取独任制审判,将节省更多时间,能够有效打击债务人利用诉讼程序拖延债务履行的情况。

因此,他建议出台相关规范,明确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金融合同纠纷范围,如传统的金融借贷合同纠纷一律适用简易程序审理,金融衍生品、资管合同等创新产品纠纷可以选择适用简易程序。

此外,在保证金质押扣划方面,按照《担保法》司法解释,债务人或者第三人的保证金只要特定化并移交债权人占有,质权就成立;债务人违约时,债权人即可以以该金钱优先受偿,明确了保证金质押的合法性。

不过在《最高院关于人民法院能否对信用证开证保证金采取冻结和扣划措施问题的规定》和《中国人民银行关于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冻结、扣划问题的复函》规定了信用证和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可以依法采取冻结措施,但不能扣划的认定标准。

针对实践中存在的混乱,王天宇代表认为,应出台司法解释,明确保证金质押权的认定标准。解决实践中对于保证金是否需与债权一一对应、保证金账户户名是质押人还是银行、银行冻结账户算不算质物移交占有等争议问题,减少质押效力认定中的自由裁量权,统一裁判尺度,杜绝同案不同判的问题。

与此同时,统一规范质押保证金冻结扣划。可参照信用证保证金和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的规定,对其他保证金质押担保的金融机构全部债权实现前,该保证金不得被有权机关扣划。

免除金融机构预交诉讼费

随着金融机构诉讼案件的增多,诉讼费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相关规定,金融机构诉讼立案时要预交费用,案件胜诉后费用退还,由败诉方承担。

王天宇代表认为,由于金融机构诉讼案件数量多、标的金额大,往往产生金额巨大的诉讼费用,挤占了其正常经营发展所需资金。

并且各地的诉讼费普遍实行收缴分离,由原告缴纳至指定财政账户,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法院费用支出要向财政部门申请审批,严格的程序限制使诉讼费退还工作变得程序繁琐、拖沓,造成退费难。另有部分地方政府财政困难,控制支出项目,限制法院退还诉讼费用。

由于缺乏统一的、切实可行的退费实施细则,实践中仍存在着部分法院拒绝退还,或是虽可退还,但审批流程复杂、退费速度慢等问题。仅就法院内部,退费审批也很繁琐,一般顺序如下:承办法官—庭长—主管院长—财物室—会计和出纳—银行。当事人退费需要找的人员多,承办法官需要找的审批人也多,繁琐的审批程序影响承办人办理退费的积极性。

为此,王天宇代表的建议中提出,各级法院应根据自身案件数量、涉案标的金额、往年退费情况等相关数据,与各级财政沟通预留部分退费预算,若需履行退费义务时,经当事人申请、法院审核后即可直接支出,不再向财政部门申请。法院内部也需要简化审批流程,提升办理效率。

他认为,各级法院与地方财政重视当事人权益保障,强化责任意识,做到应退尽退,不人为设置退费障碍。对于应当退还的诉讼费用,建议各级法院能够探索建立主动退费机制,主动筛查应退费的案件,直接退至当事人指定的账户或是通过其他便捷的途径保障当事人的退费权益。

王天宇代表还建议:“金融机构信用较高,建议出台相关规定,免于金融机构预交诉讼费用,若案件败诉再按规定要求及时缴纳,减轻金融机构负担”。




48小时排行

  • 站内
  • 见报

    广告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