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未来将打造全国最大的机器人小镇 ,探秘机器人背后极客

2019-11-08 08:48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许素霞
高新科技,是深圳这座城市的亮丽名片。

高新科技,是深圳这座城市的亮丽名片。科技创客,自然也成为深圳新时代发展的生力军,他们是新深圳人中的代表群体。他们身上的精神品质和深圳这座城市的特质融为一体。随着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战略性新兴产业进一步发展,新的产业机遇到来,而新深圳人也需要在实干中承担新角色新使命。

11月4日,深汕特别合作区挂牌出让4宗土地使用权用于机器人产业,深圳未来将打造全国最大的机器人小镇,人工智能创新领域有大进展。这群藏身机器人背后的创业者们到底长啥样?高大上的产业,创客却很务实。也许他们各自背景不同,有的是令人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有的光环加身却最爱穿优衣库上衣配工装牛仔裤。但辛勤奋斗的背后,他们都有着相似的特质:活力创新、务实高效,永不懈怠。

80后深圳优地科技联合创始人刘大志:

“我们要做机器人的腿,

未来在这个部件上做成全球领先”

身着工装牛仔裤,脚踏运动鞋,一见面还抱歉地说着自己办公桌有点乱还没来得及收拾,眼前这位带着框架眼镜的80后代表刘大志是深圳优地科技的联合创始人。“要说我们的风格,应该是个没有漂亮前台的科技公司”,刘大志的玩笑话中透露着创业务实的态度。企业要先活下来产业才有未来的希望,有可行的商业价值才能保证企业存活,而在机器人特色部件上形成核心壁垒是跑赢赛道的关键。

加速、上坡、转弯、下坡……在优地科技实验室,更新迭代的服务机器人灵巧地完成上下坡重复测验,全程无需人员干预。优地科技的服务机器人可以自行过门禁、上电梯、送外卖或者配送产品,落地应用了在了餐厅、酒店、KTV、写字楼、产业园办公区等众多消费场景。

目前,优地科技自有品牌机器人已经遍布全国50多个城市,为近千家商业场所,提供平均每天超50000人次的引领、配送等服务,并于近期完成数千万元B2轮融资。虽已经实现了盈利,并预计今年盈利将会翻番,但刘大志表示依旧有努力的空间:“我们要做机器人的腿,未来要在这个部件上做成全球领先”。


机器人管家们解放了原先跑腿的配送人力。


务实

“我们是个没有漂亮前台的科技公司”

东北出生,刘大志有着接地气的幽默,讲起自己公司的风格,他归纳总结为“没有前台的科技公司”。虽然公司从南山搬到宝安,办公室面积也从原来的一千平米升级至三千平米,但唯一不变的是依旧没有是漂亮前台,以至于很多时候投资人和领导视察时会发现没有合适的地方拍照留念。如今,坐镇公司门口依旧是光头李大叔。在打趣逗乐的背后,务实的创业态度可见一二,而这样的态度贯穿了优地科技创立发展的始终。

2004年从广州华南理工大学毕业,刘大志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深圳通信名企。没成想,九年后他从令人艳羡的名企岗位下海,在深圳创业。他说创业的这个决定是“天时地利人和”。13年正逢创业创新的风口时刻,而在深圳工作积累了一大批志同道合的工作伙伴,连同刘大志在内的五名合伙人开启了优地科技。

刘大志和其余合伙人很清晰,人工智能、无人驾驶领域是未来的大方向,至于具体做什么项目,五名创始人不敢贸贸然做决定。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公司作为服务商为不同项目提供了无数个无人驾驶的方案后,优地科技最终择定了在低速无人驾驶领域开发自己的产品,服务机器人优小弟、优小妹由此诞生。

选择

商业价值和技术壁垒缺一不可

选择离市场更近的领域

创业不是画大饼,在刘大志看来创业更加需要务实谨慎。成功的创业项目不仅在于动听的故事,还在于实打实的东西:商业价值和技术壁垒缺一不可。机器人被誉为“制造业皇冠顶端的明珠”。深圳是全国工业机器人产业链最为完整的城市,在产业链各环节均具有较强的竞争实力,但目前机器人行业发展仍在洗牌阶段,行业头部企业和后端企业差距还没有很大。

“完全拟人的机器人是有难度的,也不可能全部部件一手抓,一定会有自己特色的强项。比如科大讯飞,它做的好的是机器人的嘴巴;优必选,它的强项在于灵活的关节;还有的机器人可能眼睛很厉害,它可以做出准确的人脸识别”,而优地科技要做的是机器人的双腿,它让机器人可以自由移动不受限制。双腿不仅仅意味着移动,它其实背后站着机器人的小脑、大脑、眼睛,“小脑保持走路平衡,眼睛和大脑负责出行线路”。

之所以选择低速通行的无人驾驶领域,刘大志讲的很实际,因为离市场更近、有钱。“企业要先活下来,产业才能走的远”,刘大志总结。无人驾驶这个产业要做好不是一个创业企业或者几个博士能做好,需要大资本、大团队、全社会一起推动,这个落地的时间也不可控。高大上的产业需要接地气的落点,高速的无人驾驶暂时不可行,那么就去开发低速的无人驾驶。送外卖、送酒店用品,用更低廉的价格去替代简单重复低效的劳动、解放更多人力,这就是市场需求。

在深圳,皇室派对KTV正同时聘用着十位优地机器人管家。单店面积26000平,皇室派对这个全亚洲最大的KTV一共有4层楼高、合共450间包厢。机器人管家以可爱的节庆装饰作为点缀,远看彷拂移动的柜子,而顶上的智能操作界面暴露了它的智能属性。在操作界面下达任务,管家会开启舱门让服务员放入餐饮酒水,再根据指令送达包厢门口。等到包厢门口,KTV屏幕和该区域服务员都会收到提示信息,服务员输入密码取出物件送入包厢,机器人管家的任务就算完成。“管家们”解放了原先跑腿的配送人力。以五楼为例,原先高峰期需要用到四个人手,目前只需要留下1个机动人员、4台机器人就能满足该楼层的配送服务。

特质

“深圳是充满战斗力的地方”

他也带上来新深圳人特质

刘大志把把自己和公司比作技术直男。直到现在,刘大志日常的穿衣风格依旧是牛仔裤、运动鞋,同为合伙人、现任优地科技总裁的上海男人顾震江最爱的是优衣库。至今,刘大志和董事长卢鹰年年打卡马拉松。

城市的特质,也让产业有了地域特征,同时也让刘大志这样的深圳创客们也有了新深圳人的性格特质。在广州念大学,在成都、武汉都生活了至少半年,刘大志更习惯于在深圳的生活。曾经四川的友人讲述起深圳的生活经历,让刘大志印象深刻:四川随处都有麻将馆,在深圳想凑齐人搓麻将太难了,大家都在玩命工作。如今的刘大志深有感触,来深圳的人都是实干派,“深圳是个充满战斗力的地方”。

现在机器人行业处于三足鼎立的局面,北京、上海、深圳各占据一角。北京有算法大拿,做出来的东西很高大上;上海的文化游戏发达,做出来的东西很酷炫;至于深圳,大家都是穿牛仔裤干事情,凡事强调一个快速高效。刘大志把深圳形容为最适合中小企业发展的地方,合作模式非常开放,产业非常容易得到整合。“相对应的,这里的创业者们没有这么多虚的东西,大家坐下来就谈,谈成了就开干”,刘大志说道。

人物档案

刘大志,吉林人,38岁,优地科技联合创始人。目前,优地科技自有品牌机器人已经遍布全国50多个城市,为近千家商业场所,提供平均每天超50000人次的引领、配送等服务,并于近期完成数千万元B2轮融资。


声音

完全拟人的机器人是有难度的,也不可能全部部件一手抓,一定会有自己特色的强项。

——刘大志说优地科技要做的是机器人的双腿,它让机器人可以自由移动不受限制。

90后斯坦德机器人公司创办者王永锟:

希望5年内成为中国工业机器人领域王牌,

工业移动机器人第一品

在深圳,还有一位机器人创客王永锟。他正是旁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从贫困生一路逆袭,成为福布斯精英榜的榜中人。光环背后,王永锟精准把握着技术发展的趋势,对产品有着近乎偏执的追求。不敢懈怠、坚持做到的最好、永远充满向上的活力,这是深圳创客的本色。

今年28岁的王永锟,是黑龙江鹤岗人,瘦高个、麦子色的皮肤,眼睛有神,鼻梁挺立,笑起来是典型的阳光暖男。很难想象这位创客的背后如此励志:自小跟随离异的母亲生活,因为母亲经历下岗大潮,他当上了贫困户。在艰难的求学路上,他一路过关斩将,创办了斯坦德机器人(深圳)有限公司(简称“斯坦德机器人”)。在资本关注的背后,这位90后创业者,今年先后上榜《2019胡润Under30s创业领袖》和福布斯中国推出的最新的30岁以下精英榜(Under 30)。

创业首选

“供应链成本和极致的效率深深吸引了我”

2009年,王永锟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简称“哈工大”)机械自动化专业,攻读本硕期间,发表多篇高水平SCI论文。在校期间,王永锟是哈工大竞技机器人队队长,获ROBOCON亚太大学生机器人竞赛亚军,曾任职于英特尔亚太研发中心与美国国家仪器。

机器人技术是王永坤的真爱。毕业时,同学在找工作,王永锟却想着创业。为了年少时的梦想,王永锟创业首站选在“先行示范区”—深圳。创立斯坦德机器人,顾名思义就是标准(Standard)机器人,专注于工业级移动机器人研发与生产的企业,主要产品为激光导航AGV(Automated Guided Vehicle,自动导引运输车)及其调度系统。其生产的机器人贯穿于工厂、仓库的物流场景,华为、中兴、富士康等企业均是该公司的客户。

王永锟对深圳的高效运转印象深刻,“我以前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做一件产品可能需要两周时间(不包括物流的效率),但是在深圳,包含整个物流的效率,一周就可以搞定。同时,在深圳能够找到所有我需要的电子元器件、传感器。这里的供应链成本和极致的效率深深吸引了我。”

王永锟说:“我对深圳的创业环境非常满意,深圳是一座非常有活力的城市,是我最喜欢的一座城市。我对我同事讲,深圳是中国最有希望的一座城市,大家来到深圳也都是希望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所以我们选择创业,选择做一件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如今他的公司拥有16项发明专利,是国内首批工业级SLAM(即时定位与地图构建)技术研发者,他本人也是深圳市机器人青年专家委员会成员。

技术的力量

赋能智慧工厂 生产效率提高近10%

“我们30多台机器替代了50多个人,而且它是24小时运转的。”王永锟举例,在3C行业的某家工厂内,机器人可以贯穿原料仓—线边仓—生产线,覆盖厂房面积超过8000平方米,替代人工48人次,可完全替换车间的物料配送员与部分上下料工人,车间内仅剩余少量调机人员,生产效率提高近10%。

王永锟表示,斯坦德机器人改变了工厂的生产模式,为智慧工厂赋能。“工厂靠物流来解决整个生产效率的提升,我们做的这一块相当于把工厂从铁路时代、公路时代变成海运时代,就是希望把工厂物流的整体效率可以提升两倍以上。最终才能实现所谓的智能工厂,无人工厂不是我们追求的一个目的,智能工厂才是我们追求的目的,就是它能够极大地提升生产效率。”

在斯坦德机器人的10年发展规划中,希望5年内成为中国在工业机器人领域的一张王牌,工业移动机器人第一品牌。“我们希望做成行业标准,提供的产品能够成为整个工厂物流领域的标准产品。”王永锟表示,斯坦德机器人是一家技术驱动的公司,希望保持技术的领先性,通过技术来改变整个行业,提升整个行业物流的运输效率。

对技术发展趋势的精准把握与对产品近乎偏执的追求,是王永锟的同事们对他的评价。斯坦德机器人市场部负责人王茂林说,创始人身上的这种特质,一定程度保证了华为等大客户公司对公司产品和服务的认可。

人物档案:

王永锟,黑龙江鹤岗人,28岁,斯坦德机器人(深圳)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国内首批工业级SLAM技术研发者。


声音

我以前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做一件产品可能需要两周时间(不包括物流的效率),但是在深圳,包含整个物流的效率,一周就可以搞定。同时,在深圳能够找到所有我需要的电子元器件、传感器。这里的供应链成本和极致的效率深深吸引了我。

———王永锟


统筹:南都记者 陈盈珊  

采写:南都记者 程洋 陈盈珊


48小时排行

  • 站内
  • 见报

    广告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