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创始人黄铮:三年卖出109亿斤农货扶贫助农是本分

世界互联网大会现场直击:拼多多创始人黄峥谈扶贫

2018-11-09 08:48作者:综合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许素霞
“过去三年,拼多多平台已累计帮扶139,600户建档立卡扶贫家庭,产生超过21亿笔扶贫助农订单,累计销售109亿斤农产品,相关交易总额达510亿元。”11月8日,拼多多创始人及CEO黄峥参加在乌镇举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受邀在“网络公益与扶贫:消除饥饿与贫困”论坛发表主题演讲,分享拼多多扶贫助农的实践与思考。

    拼多多创始人及C E O黄峥在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分享拼多多扶贫经验。

    湖北大洪山板栗通过拼多多大卖,农户喜笑颜开。

“过去三年,拼多多平台已累计帮扶139,600户建档立卡扶贫家庭,产生超过21亿笔扶贫助农订单,累计销售109亿斤农产品,相关交易总额达510亿元。”11月8日,拼多多创始人及CEO黄峥参加在乌镇举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受邀在“网络公益与扶贫:消除饥饿与贫困”论坛发表主题演讲,分享拼多多扶贫助农的实践与思考。

A 以“拼”助捐精准扶贫

黄峥表示,电商企业参与扶贫工作,核心是利用互联网的优势,解决农产品流通问题,让贫困地区有产就有销,多劳能多得。作为一家成立三年的“新电子商务”平台,拼多多平台已汇聚3.44亿用户和超过200万商户,希望通过创新的商业模式和技术应用,对现有商品流通环节进行重构,持续降低社会资源的损耗,为用户创造价值的同时,也致力于为中国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做出应有的贡献。

贫困地区大多地理条件复杂,只能走“小农”模式。这些产区天南海北,地理位置相隔甚远。如何充分调动平台资源,帮助贫困地区形成长效稳定的产销机制,是拼多多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据黄峥介绍,平台创立之初,团队便发现,“拼”的模式,能在短时间内聚集海量需求,迅速消化掉大批量的当季农产品,为中国农业突破分散化的制约提出了新的答案。

拼多多用3年的时间,为分散的农产品整合出了一条直达3.4亿消费者的快速通道。经由这条通道,吐鲁番哈密瓜48小时就能从田间直达消费者手中,价格比批发市场还便宜;以前一度滞销的河南中牟大蒜,现在打包卖到了北京,价格只有超市的四分之一。经由这条通道,平台将全国679个贫困县的农田,和城市的写字楼、小区连在一起,成功建立起了一套以“拼”助捐的可持续扶贫助农机制。

B 针对国家级贫困县开启“绿色通道”

据了解,针对国家级贫困县,拼多多开启“绿色通道”,确保农产品产销对接。例如今年秋季,湖北秭归县脐橙丰收,但交通不便很难运出大山,拼多多得知消息后迅速联合本地新农人上门进行溢价收购,两个月内帮助当地农户销售2300多吨脐橙,为当地村民创造了1200多万元的收入。

黄峥在演讲中介绍了拼多多的扶贫助农的成果,“过去三年,拼多多平台已累计帮扶139,600户建档立卡扶贫家庭,产生超过21亿笔助农订单,累计销售109亿斤农产品,相关交易总额达510亿元。”

为了从源头解决贫困地区产销问题,拼多多还积极响应中央一号文件,启动“人才下乡”计划。3年间,平台累积发动超过5万名新农人返乡参与农村双创工作,在全国679个贫困县帮扶起超过10万个商家。在当地政府和拼多多的引导下,大量农产区建立起了现代化流通及生产体系,直接和间接拉动包括各类平台商家、快递物流人员等超过700万人就业。

为了充分发挥新电商的优势,拼多多持续推出创新性的扶贫助农产品。今年5月,平台上线了一款名为“多多果园”的应用,在这个应用里,用户通过社交、互动的游戏方式种植虚拟果树,果树一旦成熟,多多果园就会免费给用户送出真实的水果。这些水果,绝大部分来自中国的贫困地区,尤其是四川大凉山、新疆南疆等国家脱贫攻坚的重点地区。如今,多多果园每天送出的水果已经超过一百万斤。

演讲中,黄峥表示:作为一家社会性企业,帮助贫困户脱贫致富是拼多多的本分。未来,拼多多将在国务院扶贫办的指导下,继续扎根中西部、瞄准三区三州地区,帮助贫困户“脱贫摘帽”。

黄铮谈扶贫

粤西地区仍有需要电商扶贫的地方

问:电商扶贫提了很多年了,但是物流、农产品上行不是很顺利,以及电商的流量分发上一直是存在很多难题,电商扶贫的核心在于流通环节是在于供应链吗?拼多多的“拼”解决的是流量分发的问题,对于供应链的优化,拼多多会做什么?

黄峥:“拼”看起来首先是解决流量的,之前电商供给侧核心原因是前面流量的匹配有问题,不能够形成一定聚集的量,所以也不能形成新的农货上行的新流通、包括物流方式。拼多多很幸运地找到“拼”这种方式,正好非常契合中国中小农业的现状,多对多的匹配,对农产品供需两端的信息有效梳理,可以在各类农产品短暂的成熟期里,迅速匹配到有相关需求的消费者。

现在拼多多应该是农产品上行量最大的电商平台之一。同时,平台规模迅速扩张,现在拼多多每天产生的订单要占整个中国快递总量的超过20%,这种情况下使得我们开始有能力去解决物流环节以及上游的部分。其实当前端的信息匹配逐渐形成一定的批量规模以后,有两个事情是明显可以做的,首先5G的技术出来后,推动物联网发展,应用在农产品的源头、中间的流通环节及全产业链、全流程的信息汇总等方面。其次,在我们的快递量上去之后,对于农产品这个快递成本又很高,又容易破损的问题,怎么样去优化?现在的快递网络更多的是为日用小商品制造来优化的,对于苹果、橘子这些东西并没有优化被搬运的次数。当物联网应用了之后,我们也越来越有机会从中推动中间环节的变革。

问:今天上午您提到了电商扶贫里面一大部分都是中西部比较多一点,我想问一下广东地区现在电商扶贫的情况是怎么样的?特别是全国范围内来看,不同的区域,拼多多在这些地方不同的策略和打法是什么样的?第二个问题,电商扶贫现在在拼多多公司的战略层面的考虑是怎么样的?

黄峥:更多地往中西部去是两个因素,第一个是响应党的号召,因为西部和东部的差距特别大。另外,从农货的上行来讲,确实也是中西部的东西更多,有更加丰富和好的农产品,所以往中西部走是很自然的。但在广东,尤其是粤西地区,有很多独特的农特产品,而且广东沿海地区很发达,但是越过山之后其实有很多地方是非常值得去定点帮扶的。

第二个问题,电商扶贫是拼多多非常重要的战略,我们公司也有一个扶贫办,因为扶贫是需要协调好多部门的。对我们来说,一方面是自己的本分;另外一方面,对于新一代的电商来讲,我觉得也是我们的机会,我们本来就是从农货这个地方起来的,离这件事情最近,所以我们是非常希望把这件事做好,也有信心做好。

不光是扶贫助农,要能够创造出新的东西,你救急容易,真的把贫穷彻底改造是很难的,要从根子上让它自身形成一个正循环。扶贫的根本是要让帮扶的对象变成创造致富的主体,这个是最关键的,让他自己有造富的能力,这不是光捐一些钱就可以的,要给他一个适合他这个经济形态的正向的商业模式。

问:拼多多在贫困地区有站点吗?农产品从农户手中到市场上,到消费者手中,整个过程是怎么样的?拼多多会统一收购吗?

黄峥:拼多多是一个平台,所以拼多多自己不做统一收购,但是拼多多在很多贫困的地方都有站点,我们和好几十个县已经都签了战略的合作协议,很多当地的县委领导都非常支持,而且在此基础之上我们还在把这个东西落的更细,甚至是落到村里面,我们有“100个村支书”的计划,相当于是这个村支书为这个村代言,在这个村里面在果子开始和结束的季节,都会有人过去。在一些产量更多的地区,我们就会有长期的驻点。

多多果园令扶贫更有正能量

问:整个扶贫计划当中,多多果园是站在什么样的位置上?这个小应用以前也有,为什么拼多多这个平台上现在还可以带火这样的应用?以后这个应用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想象空间呢?

黄峥:这个就是我刚才讲的,一定要有好的产品、技术人员投入到扶贫助农里面去,不光是投钱,要有针对性的创新,让产品能扶贫,让用户成为扶贫的一份子,而且他还能收获快乐。多多果园是这个计划里很小的一部分,它跟以前你刚才讲的浇水的游戏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它也有很多创新,比如把虚拟的和现实收到的东西结合,以前都没有的。

我们研发团队的投入远不止这个,除了多多果园,还有好多个不一样的产品,很多在内测了。这个东西不能说是改变,至少是有效的补充,或者是增添了扶贫助农的心意。跟捐款的方式相比,多多果园出来之后,其实果子还是那个果子,老农还是那个老农,但是消费者得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他的喜悦程度是大幅增加的,老农在参与这个过程当中,一方面他的经济收益更高了,因为我们经常溢价收购。另外一方面,整个链路里面,每个人都更加开心、更加正能量。

问:我觉得只有拼多多的基因才会产生这样的交互感非常强,而且做的是电商的事情。在你们看来,为什么它的日活可以达到这么多?

黄峥:这里面是很多细节的堆砌,做这些事情就好像做农业生产一样的,你是每天锄地,每天浇水,定期抓虫子撒农药,慢工出细活,最终呈现给你的是一个很甜很好吃的哈密瓜。拼多多做产品研发也是一样的,你看到多多果园出来,其实后面的工程人员和产品人员的投入是很大的,看起来越简单的东西其实后面的东西是越难的,而且这个地方也跟你长期是不是对这个东西感兴趣有关,可能你看到的是一个成功的案例,但是可能我们已经失败了十个。

南都头条 Headline
广告 Ads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