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东方6跌停背后: 控股股东陷民间借贷风波

2018-08-10 09:05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编辑:许素霞
在8日晚间公告中,当代东方表态经营情况正常,且实控人王春芳在此期间未有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形。

本报记者 饶守春 北京报道

“公司股价持续走低,或是受近期A股市场走势及传媒行业走势的整体影响,属于行业发展周期现象的一部分。”8月9日下午,在投资者交流会中,当代东方(000673.SZ)董事长彭志宏面对投资者对公司股价连续跌停的质疑时,作出回应。

自8月2日复牌以来,当代东方已连续6个交易日一字跌停,至8月9日收盘时市值仅为77.18亿元,且仍有113.58万手卖单封盘。

在8日晚间公告中,当代东方表态经营情况正常,且实控人王春芳在此期间未有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形。

但在同日披露的另一份公告中,当代东方则透露控股股东厦门当代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当代文化”)持有的400万股股份遭到司法冻结。此前,当代文化曾表态拟将对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给山东高速集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当代文化持股遭司法冻结或与其涉及民间借贷有关。稍早前广州中级法院一份公告显示,当代文化及王春芳等人因民间借贷事项被起诉。而在P2P平台“爱投资”披露的首批向企业催债名单中,二者同样榜上有名。

当日,当代文化拒绝对上述民间借贷事项作出回应;爱投资有关负责人则回应称,当代东方正与其就还款方案积极沟通,但并未透露涉及具体债权金额。

投资者质疑六跌停

股价的连续下跌,也许从当代东方停牌前已有预兆。5月22日晚间,当代东方宣布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停牌,但当天即一字跌停。

在长达两个多月的停牌中,当代东方除披露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外,还公告了继续推动收购首汇焦点(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首汇焦点”)100%股权的重组事项。首汇焦点的预估值为12亿元,目前仍在尽调阶段。

投资者亦质疑当代东方目前股价的持续下跌,是否与当代文化股权质押有关。Wind数据显示,当代文化持有当代东方1.75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2.18%,目前全部被质押。对此,当代东方董秘艾雯露表示, “公司目前未接到控股股东关于股票质押存在平仓风险的通知,控股股东也将随股价走势及时采用补充质押物及提前归还资金等方式化解风险。”尽管股价跌跌不休,但当代东方上半年业绩却颇为亮眼,其上半年实现净利润约1.5亿元,同比上升505.70%。

实控人麻烦缠身

当代东方虽然未表示此次股价持续跌停与控股股东股权质押有关,但后者境况的不容乐观或是大概率事件。

8月8日晚间,当代东方披露当代文化持有的400万股股份遭到司法冻结,申请冻结的为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不过,由于公司尚未收到法院文书,当代东方称并不清楚控股股东具体涉及事宜,仅表态该冻结事项与后者的股权质押无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则了解到,当代文化此次持有当代东方部分股权被司法冻结,或与其涉及的多笔民间借贷有关。

稍早前广州市中级法院披露的信息显示,李明勇曾向其起诉王春芳及包括当代文化等在内的“当代系”旗下公司,涉及理由即是民间借贷纠纷。不过意外的是,由于李明勇未能按期缴纳相关诉讼费用,最终该案以其撤回起诉处理。

此外,王春芳及“当代系”还与P2P平台爱投资之间存在债务关系。7月底,爱投资曾在其官网披露了首批41家企业催债公告,其中涉及当代文化及多个王春芳旗下公司。

8月9日,爱投资有关负责人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公司与“当代系”合作源于2015年,彼时后者控制了包括当代东方在内的三家上市公司,而公司又主推上市公司借贷业务,因此与其合作也符合当时发展战略。

“当时对‘当代系’的借款,也是在放款时充分考虑了风险性及当时这家公司的实力。”上述爱投资有关负责人说,“但由于大的经济环境影响、银行抽贷等原因,借款人出现了流动性问题。借款人目前有足够的还款意愿,还款方案也在积极沟通中。”

不过,上述负责人并未透露“当代系”目前与爱投资之间涉及的具体债务金额。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则从公司官网的论坛中发现,有投资者宣称金额或为亿元级别。

“当代系”一度是爱投资拟IPO的四大发起方之一。今年7月,爱投资母公司与“当代系”等四方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组建安见汉时数据科技集团,冲刺赴港上市。

上述爱投资负责人称,年初公司定下转型计划,与“当代系”等多方的合作在当时也是三全其美的方案,但随着后期市场环境变化,目前合作已暂停。

另一个细节在于,也许正是“当代系”陷入民间借贷风波,使得其自6月底以来,一个月内拟连续对外转让国旅联合(600358.SH)和当代东方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接盘方均为地方国资,分别是江西省旅游集团和山东高速集团。在相关转让公告中,“当代系”将原因解释为基于自身战略发展的需要。


南都头条 Headline
广告 Ads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