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平台与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违规合作遭“点穴式”监管

2017-07-17 09:02来源:深圳商报编辑:许素霞
金交所业务再遭重拳监管。近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了《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再次重申了各类交易场所不得出现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权益持有人超过200人等乱象,同时还对这些乱象给出专门的针对性整改意见。

金交所业务再遭重拳监管。近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了《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再次重申了各类交易场所不得出现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权益持有人超过200人等乱象,同时还对这些乱象给出专门的针对性整改意见。

这被业内称之为“点穴式”监管,“对纠正市场不合规的地方有很好的效果,与之前‘穿透式’监管的原则一脉相承”。

与网贷平台合作成违规“重灾区”

这里的金交所指的是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经有关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所。这类交易所最早是作为地方股交所的一个分支,主要提供金融资产的挂牌交易、登记结算、受托管理等。2010年,在国务院对地方金交所/金交中心进行清理整顿之后,全国范围内最终保留了10家,用以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和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就是这仅存的10家金交所,最近又频频被监管“盯上”。

主要缘由是自去年多部委出台《网贷管理暂行办法》中明确提出限额要求后,部分原本从事大额项目的平台纷纷开始意图“借道”金交所/金交中心,以消化超额项目。一时之间,甚至兴起了一股网贷“借道”金交所的热潮,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但实际上,记者注意到,除了网贷以外,这股热潮另外的参与者还有大型国企、商业银行、券商、互联网巨头等。据记者此前不完全统计,腾讯旗下理财通、京东金融、顺丰旗下顺丰金融、万达旗下万达财富、海航旗下聚宝汇等多家平台均与金交所合作过。

正是这些合作,引发了不少“乱象”。

正如此次《通知》中再次点名的违规业务所言,市场上主要存在着三种违规现象:一是部分交易场所将权益拆分面向不特定对象发行,或以“大拆小”“团购”“分期”等各种方式变相突破200人限制;二是一些产品无固定期限、资金和资产无法对应,存在资金池问题;三是一些产品未向投资者披露信息和提示风险,甚至将高风险资产进行包装粉饰,向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中小投资者出售。

其中,以“大拆小”“团购”“分期”等各种方式变相突破200人限制的问题最为突出。如腾讯理财通的“浙银财富涌金钱包”,就是采用“金交所+互金平台”的模式,将一款实质上的私募性质产品包装成类似“余额宝”的低风险理财产品,认购门槛仅1000元。此前的苏宁金融“财富安享-理财计划025739”产品也是类似模式,5000元起投,募集上限80万元,定向投资债权资产,该产品是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登记、备案、挂牌、兑付或主动管理的理财产品。目前这一系列产品已下线。

不过记者注意到,目前顺丰金融、百度金融、万达财富等平台上仍有类似产品存在。

“点穴式”监管击中风险“痛点”

未向投资者披露信息及提示风险,向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中小投资者出售也是这类产品或给投资者带来的主要风险隐患之一。

如此前万达财富APP中主要产品为活期产品,以及各种期限的定期产品,另外有海外地产等产品。其中,活期、定期产品均由普惠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大连)有限公司发行与管理。产品说明书显示,产品投向为存款、债券、债券基金、货币市场基金等货币市场工具,以及符合监管要求的权益类资产或资产组合,但并未表明投资资金的具体用途。

“然而对于绝大多数投资者,尤其是小白投资者来说,对网络销售的理财产品缺乏辨识能力。这些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中小投资者购买到被粉饰包装的此类产品,一旦出现问题,首先受到伤害的是这些投资者。”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

他表示,打个比方,金交所与网贷平台差异点很多。从投资者类型来看,网贷平台主要是以服务互联网长尾个人客户为主,产品起投点比较低。而金交所的客户包括机构和个人,其中,个人投资者准入门槛比较严格,需要通过风险测评,认购与其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的资产。但通过记者在多家平台的亲身体验,虽然测试完被归位“保守型投资人”,但仍可以购买此类产品。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还指出,同时一些交易场所通过互金平台违规操作,使得交易规模变得很大,快速抢占了市场空间,导致一些合规的交易场所的市场份额被挤占。这无形之中又增加了投资者的风险。

因此,他们都认为,这次《通知》主要针对借助金交所包装活期产品、面向未经风险评估的用户发行以及底层资产信息披露不够充分等现象,可谓为“点穴式”监管,并非“一刀切”。对纠正市场不合规的地方有很好的效果,与之前“穿透式”监管的原则一脉相承。

监管为合作的不确定性“指明明路”

值得注意的是,7月12日,深圳市金融办也发布了《关于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金融业务相关情况的通知》,表示深圳在排查的过程中也发现确实存在上述违规风险,因此要求和上述《通知》一样,都要求在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上述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并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

并且“对于7月16日以后仍继续与各类交易场所开展违法违规业务的互联网平台,我办将会同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及其他相关部门开展现场检查,一旦发现未按规定停止违法违规业务的,将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罚。”“这无论对投资人和行业都是一个利好。因为《通知》本身一方面能起到很好的市场教育作用,让投资者投资与之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的项目。另一方面,通过‘点穴式’监管,可以及时排除此前涉嫌触碰红线的‘雷区’,让产品越来越透明,有利于投资者根据自身的风险喜好,选择对应的产品。”周治翰表示。

另外,周治翰认为,此前所谓的行业乱象也有金交所合作模式的不确定性。通过此番监管,确切地说清楚什么业务能做、什么业务不能做,才能从监管、被监管的角度,排除人为理解不同的干扰,避免产生对合规尺度把握不一致的问题,让行业走上规范发展的道路。

“事实上,对于金交所的摸底、整顿,此前早已经开始。一些互联网平台已经主动下线了一些涉嫌碰线的产品,行业大环境正在逐步改善中。相信通过此次监管,行业将会变得越来越好”。

互联网化依然是金交所未来方向

业界人士指出,虽然在监管的重拳之下,能够逐渐杜绝互联网平台与金交所合作带来的种种乱象,但并不能因此便全盘否定金交所的“互联网”之路。

“从时代特征看,现在人们的沟通方式、很多投资理财习惯都已经互联网化了,应该尊重这一客观事实与历史进步。只要金交中心能够充分披露、真实反映项目风险,不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不导致损害投资人的群体性事件,为盘活金融资产和促进地方经济健康发展发挥正向引导作用,做好合格性投资者准入与投资者保护,大家还是应该摘掉对金交中心的有色眼镜,看到互联网化的金融资产交易的正面作用。”周治翰指出。

他认为,金交中心的产品未来还是可以通过适当的互联网渠道进行销售,并带动金融资产交易业务整体实现互联网化。

南都头条 Headline
广告 Ads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