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造假亟待重罚和真赔

2017-06-19 08:52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许素霞
6月5日,因IPO文件及年报虚假记载被立案调查的登云股份(002715),收到了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证监会对登云股份等26名责任人、保荐机构新时代证券以及法律服务机构广东君信律师事务所等,合计开出4144 .92万元罚单。

公共政策

金泽刚专栏

6月5日,因IPO文件及年报虚假记载被立案调查的登云股份(002715),收到了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证监会对登云股份等26名责任人、保荐机构新时代证券以及法律服务机构广东君信律师事务所等,合计开出4144 .92万元罚单。(6月6日澎湃新闻网)

多年以来,在我国资本市场,上市公司IPO造假事件屡见不鲜。从以前的大庆联谊、红光实业和通海高科,到山东巨力和绿大地,以及近期的登云股份、欣泰电气,都因欺诈上市遭遇证监会的处罚,欣泰电气(300372)更是成为首例因欺诈发行被退市的上市公司。

欺诈上市屡禁不止,首要原因无疑是巨大的利益驱动。上市不仅可为公司筹集巨额资金,而且大大增强企业的社会知名度,高管个人更是名利双收。骗过法律的审查,把不具备上市条件的公司包装上市后,即使出了问题和风险,最终却是广大中小投资者兜底承担。也就是说,违法成本较低,也是证券市场类似案件层出不穷的重要原因。根据以往的几起判例,红光实业、通海高科、山东巨力、绿大地四家公司曾因欺诈上市被判处的罚金分别为:100万元、1688万元、160万元、400万元,而四家公司非法募集的资金分别为:4 .1亿元、16 .88亿元、1.6亿元、3.46亿元,前者与后者相比简直是微乎其微。此次登云股份做虚假陈述、新时代证券出具虚假发行保荐书等导致股民损失惨重,证监会虽然给予过千万元的行政处罚,但是否有刑事追责,投资者的损失怎么弥补还是个未知数。

对于发行人欺诈上市的行为,我国《证券法》第189条规定,发行人不符合发行条件,以欺骗手段骗取发行核准,尚未发行证券的,处以三十万元以上六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已经发行证券的,处以非法所募资金金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五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以三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刑法》第160条也规定,在招股说明书、认股书、公司、企业债券募集办法中隐瞒重要事实或者编造重大虚假内容,发行股票或者公司、企业债券,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非法募集资金金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五以下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不难看出,对于这类犯罪最高的处罚仅为五年有期徒刑,而实际处罚时还难以做到顶格判处。这样的刑罚幅度与刑法加大打击造假上市的力度,维护证券市场秩序,保护投资人利益的立法初衷确实不相符。

事实证明,中介机构经常是企业造假上市的重要帮凶。然而,依据《证券法》规定,对虚假陈述企业的顶格处罚为罚款60万元,而其他参与造假的各方大多没有惩处规定。《刑法》第161条规定,依法负有信息披露义务的公司、企业向股东和社会公众提供虚假财务会计报告,或者不按规定披露重要信息,严重损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对相关责任人员,也只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以及第229条规定,承担资产评估、验资、验证、会计、审计、法律服务等职责的中介组织的人员故意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这样的处罚同样没有多大的威慑力。

更为重要的是,对上市公司的经济处罚,实际上由投资者来承担,这等于让股民为欺诈发行买单。因此,造假上市的公司对投资者如何赔偿也是亟待完善的制度。就登云股份造假而言,投资者需提起民事诉讼才有可能挽回自身的损失。根据《证券法》第232条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和缴纳罚款、罚金,其财产不足以同时支付时,先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6条亦规定,投资人以自己受到虚假陈述侵害为由,依据有关机关的行政处罚决定或者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判文书,对虚假陈述行为人提起的民事赔偿诉讼,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尽管受损投资者可以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民事赔偿之诉,然而,从以往判例来看,这样的诉讼不仅过程艰难复杂,而且最后的赔偿也是杯水车薪,可谓是对投资人的二次伤害。

证券市场屡屡造假现象之所以得不到法律的严惩,还与经济犯罪的执法观念密切相关。近些年来,我国法律对经济犯罪的处罚呈明显轻缓之势(一律取消经济犯罪的死刑就是表现)。其实,刑罚的轻缓化只是人类历史长河的整体大趋势,在社会的某个阶段某个时期,刑罚的适用并不必然是轻缓的,有的时期甚至存在加重之势,刑罚的发展也有一个波浪式前进的过程。因此,鉴于证券市场乱象丛生,对造假上市、欺诈发行股票等经济犯罪亟待加大打击力度,同时,协调好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的关系,健全完善证券民事赔偿制度,使受害的投资人能及时得到应有的赔偿,使违法犯罪的公司和高管们付出超乎其违法所得的代价。“治乱世用重典”,这话仍然适合当今证券市场的治理。

(作者系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

南都头条 Headline
广告 Ads
排行 Top